h1

《不‧在場》

2017年舞蹈浸潤房間特定場域演出 Immersive Dance Theater "To Be Present or Not"

「舞蹈的魔幻在場與房間的離奇不在場!」

想像你在旅途的過程中進入一間飯店,準備洗滌一身疲憊與塵囂好好休息時,卻在你打開飯店房間的那一刻,看見了不再是床、書桌、電視的房間陳設,而是密密麻麻有如森林的隱蔽世界、是層層疊疊宛如白雪的靜默場域、是錯錯落落如同夢境的虛幻空間,而且在房間之中還有另一個人”在場”!這麼離奇的遭遇,稻草人舞團將在台南老爺行旅飯店其中一層樓房的客房裡讓它真正出現在現場!

稻草人現代舞團在2017 TNAF臺南藝術節城市舞臺推出《不‧在場》舞蹈浸潤房間特定場域演出,在台南老爺行旅的電梯、客房樓層大廳、客房樓層走廊,以及其中三間分別由編舞家羅文瑾、光雕動畫藝術家徐志銘、纖維裝置藝術家曾啟庭、視覺裝置藝術家羅文君、聲音創作藝術家陳明澤精心創作設計的魔幻客房裡,展開一連串結合肢體、光影、聲音、視覺裝置藝術的舞蹈浸潤飯店房間的超現實特殊演出,讓觀眾從出電梯到走入客房樓層大廳、客房走廊再進入到飯店房間裡,都一路沉浸、感受、體驗著另類真實又虛幻多變的飯店客房舞蹈奇遇記。

《不‧在場》創作概念即在探討我們透過時間及空間所感覺、感受、感知與感官的「表象世界」是否真如我們所認知的那樣?在所處的時間與空間當下,我們所觸及經驗到的人事物是否果真存在於當下?要介入事件多少才能被界定是在或不在場?在場,是身體實體狀態的在現場?還是只是精神無形狀態的在現場?眼見真的為憑嗎?透過一連串的創作提問,稻草人舞團舞者們將帶領著觀眾一起入住飯店探索「在與不在現場」的奇幻旅程。

As an immersive theatre, the performance transforms the audience from outsiders to participants; therefore, the audience takes part in and completes the work with professional dancers. "To Be Present or Not" Is discussing about the eternal topic of existence and presence.

Should presence be defined physically or mentally? The audience will be led by the dancers of Scarecrow Contemporary Dance Company, take part in the performance and experience three magical rooms created by choreographer Wen-jinn Luo, projection mapping artist Chih-ming Hsu, fiber installation artist Chi-ting Tseng, visual installation artist Wen-chun Lo, and sound artist Mingtse Chen on the 7th floor in The Place Tainan.

相關評論

『尼采說「白晝之光,豈知夜色之深」。《不在場》引導我透過肉身感官的視、聽、觸覺,鮮明的體會到私人內心深處的幽暗深邃與綺麗魔幻。走出大廳旋轉門,感到一陣歡快,像似宣洩了壓抑多時情緒後的明朗,也像啟動了以肉身探索內在外在世界的能量。』------------表演藝術評論台 徐瑋瑩

「這是場精彩的環境劇場演出,在無調性的氛圍樂音襯托下,稻草人舞團運用了三個非常簡單的,各自獨立的概念來創作這次的展演,沒有龐大的單一主題籠罩(其實也是有的,或許可以視為對於自我的審視吧…),也不強調舞者的律動(除了穿場的兩位精靈之外),在完美的空間利用下,組合成一場豐沛的裝置影像與身體情緒之旅。」----------表演藝術評論台鄭異凡

『《不‧在場》是一個集體創作的作品,編舞家羅文瑾、光雕動畫徐志銘、纖維裝置藝術曾啟庭、視覺裝置羅文君、聲音藝術陳明澤,他們各自從不同的領域出發,交會在「旅館」的空間裡。但是,舞蹈的表現性仍然佔據最中心的位置。《不‧在場》的舞者基本上以現代舞的技巧與語彙為主。《不‧在場》的舞蹈基本上設定了一個壓抑與虛偽的外部社會,以及孤獨、不被了解的人的「內面性」。而舞蹈是人的「內面性」不斷朝向作為外部的社會進行「表出」的行為。在某些片段當中,舞者強大的情感與身體的表現能力讓旅館的空間成為「內面性的表出空間」,當舞蹈的身體行為行使了強大的記號的指涉作用時,舞蹈本身成為觀眾意識的焦點,而所有的裝置藝術、影像與聲音雕塑都倒退成為背景,此時,舞蹈本身宣稱自己為藝術作品,在這種情況下,原本旅館自身強烈的空間性格突然消失,成為了容納藝術作品而存在的虛無的空間,提供舞蹈被觀看的中性的「黑盒子」。 無論如何,《不‧在場》是個舞蹈作品,一個在旅館這個特殊空間當中展開的舞蹈作品,只不過,空間與裝置藝術調度了觀眾與舞蹈之間的關係,在「觸摸可能」的,觀眾與舞者的緊張關係之下,創造出一個更有延展性,觀看舞蹈新的方法。』

『《不‧在場》是一個集體創作的作品,編舞家羅文瑾、光雕動畫徐志銘、纖維裝置藝術曾啟庭、視覺裝置羅文君、聲音藝術陳明澤,他們各自從不同的領域出發,交會在「旅館」的空間裡。但是,舞蹈的表現性仍然佔據最中心的位置。《不‧在場》的舞者基本上以現代舞的技巧與語彙為主。《不‧在場》的舞蹈基本上設定了一個壓抑與虛偽的外部社會,以及孤獨、不被了解的人的「內面性」。而舞蹈是人的「內面性」不斷朝向作為外部的社會進行「表出」的行為。在某些片段當中,舞者強大的情感與身體的表現能力讓旅館的空間成為「內面性的表出空間」,當舞蹈的身體行為行使了強大的記號的指涉作用時,舞蹈本身成為觀眾意識的焦點,而所有的裝置藝術、影像與聲音雕塑都倒退成為背景,此時,舞蹈本身宣稱自己為藝術作品,在這種情況下,原本旅館自身強烈的空間性格突然消失,成為了容納藝術作品而存在的虛無的空間,提供舞蹈被觀看的中性的「黑盒子」。 無論如何,《不‧在場》是個舞蹈作品,一個在旅館這個特殊空間當中展開的舞蹈作品,只不過,空間與裝置藝術調度了觀眾與舞蹈之間的關係,在「觸摸可能」的,觀眾與舞者的緊張關係之下,創造出一個更有延展性,觀看舞蹈新的方法。』----------台新藝術獎ARTalks林于竝

「稻草人現代舞蹈團的新作《不.在場》在台南老爺行旅登堂入室,一如稻草人的慣習,跨域呈現是他們的特色,以舞蹈為主軸,透過視覺藝術、音樂與特定場域的交織,共舞一場動人的展演。」-------臺南藝術節藝評專區 戴君安 (駐節評論人)

回上一頁
演出資訊

舞蹈劇照介紹

CONSTRUCTION COMPANY

《不‧在場》

想像你在旅途的過程中進入一間飯店,準備洗滌一身疲憊與塵囂好好休息時,卻在你打開飯店房間的那一刻,看見了不再是床、書桌、電視的房間陳設....

洽詢展演服務